1a0883781867daeb6438db6d  

不是我在說,盜墓筆記越來越多帥哥(?)

不論是藏海花還是盜墓筆記少年篇,

又出現甚麼黎簇,齊羽(自攻自受) 陳雪寒(不確定他是誰)

反正吳邪的後宮又增了些人。(好像還有甚麼天才白髮少年之類的)

什麼瓶邪,花邪,黑邪,癢邪,二邪,三邪,盟邪,齊邪,潘邪,胖邪(?),藏邪,秀邪,寧邪......

我快瘋了(好幸福)(不)

不過最近讓我比較喜歡的是年下攻,黎簇,一個十七歲的少年,

在少年篇也算是主角,跟在吳邪身邊一起嘴貧。

以下正式上文(ˊˇˋ)

––––––––––第三人稱視角注意––––––––––––––

今年2014,吳邪三十七歲,黎簇二十歲的年頭,離2015還有一年.

「去你媽的張起靈,你有種就死在那個鬼門裡!」吳邪大吼著,空氣也隨之振動,黎簇看著自家老闆,輕輕嘆氣。

 

今天老闆心血來潮,也不知道是受了甚麼刺激,一進門就坐下來灌酒,好像在喝白開水,不然就是當自己個兒是陳酒罈。

 黎簇不知道是甚麼原因,不過近來的老闆真的很反常,老是在叨念些人名,啥悶油瓶的,但那些都不重要,現在該阻止的應該是吳邪如同自殺式的行徑。

他坐到吳邪附近,拿去了眼前人手中的酒瓶,

「給我。」吳邪冷冷的吐出這句話,「你是要死是不?酒精中毒可不好受。」黎簇自己給自己灌了一口,嗆了一會兒才緩過來。

「哼,毛沒長齊的青頭,學小爺喝甚麼燒刀子。」吳邪瞟了他一眼,眼中波光流轉。男孩被他的眼神勾上,只覺得血液都往下頭去。

男人又開了一瓶,手中的菸沒停過,黎簇不是沒看過他抽菸,反倒跟著他的這些年看得太多了,他很著迷自己老闆抽菸時,微微皺眉的模樣,感覺很有魅力,卻又好像中毒一樣,無法戒掉。

兩個男的沒有再說些甚麼,黎簇只是陪著身邊的人喝,嗆個幾口就緩過來不少,到最後根本就麻木了,舌尖什麼感覺都沒有。

吳邪大概是醉了,平常根本不可能會看見這副模樣,黎簇猜想他應該是失戀了,所以買醉,只不過買得太猛。

 

當吳邪吼完幾句醉話,他就像只卸氣的皮球,癱在椅子上,「有種就不要回來了......小爺我等的好累......」

黎簇側頭一看,酒意突然醒的七七八八,吳邪背靠椅子垂著頭,眼淚就這樣撲漱漱的掉下,潤濕了他的牛仔褲。

男孩沒了聲音,應該是有東西哽在喉頭,發不出聲。一直以來,總是封閉自己情感的老闆,現在卻坐在自己身邊,頹喪的落淚。

喂,開什麼玩笑,黎簇不曉得自己該做甚麼,只是傻傻看著吳邪。

 

「我靠。」吳邪胡亂的抹幾把臉,不過越是這樣逞強,黎簇只是更痛,他也說不上是哪裡疼,好像胸腔快炸了一樣的痛。等到自己有感覺時,他已經用力的抱住吳邪了。

這些年來,黎簇跟著老闆這樣奔波,原本矮吳邪幾個頭,現在已能跟他瞇眼對瞪了,自己有時候還會自戀的看著鏡子,覺得身材結實不少。

不過說來奇怪,吳邪今年也37歲了,整個人的時間似乎停在27,28歲那,他有次好奇的問了,只換來搖頭跟苦笑。

「......你做甚麼,放開。」被摟在懷裡的人用著低沉的嗓子道,聽上去滿是疲憊和冷漠,好似剛剛脆弱的吳邪只是幻影。

「我放開,老闆你會揍我,對不對。」,「嗯,老子會收拾你。」吳邪身上有著淡淡的香味,和自己的一樣,會有種他屬於自己的錯覺。

當黎簇心裡打著小九九時,吳邪看他走神,直接用可以活動的手給他一記肘擊,趁他吃痛放鬆之際,再將他粗暴的踹下椅子。

 

黎簇跌落至地,發出了好大的聲響,「啊靠!他娘的老闆,你就不能下手輕點嗎?」鈍痛蔓延全身,他對著正看著自己的吳邪吼出話來。

自己怎麼會喜歡上這個名字純良卻滿肚子惡魔奸商特質的男人,是在漫漫黃沙中,還是第一次做春夢時,老實說,好像忘記了。

吳邪冷笑一聲,黎簇就知道自己大難臨頭,不行啊,自己還沒壓過老闆,還沒對吳邪做一些不該做但是自己已經成年應該可以做的事。

繞過椅子,一般人看來是醉漢走街但在黎簇眼裡是風情萬種的性感男人,就站在黎簇的雙腳之間,倨傲的向下俯瞰倒在地上的他。

 

這副模樣讓黎簇喉頭乾澀,下身一緊,吳邪不是不知道這孩子在想甚麼,只是不去理會,不去回應。

自己已深陷在某個人的眼眸中,恨不得溺死在他眼底,吳邪不希望黎簇也跟他一般,因為自己不值得讓他懷抱希望,傻逼的人太多了,不需要再加他一個。

 

吳邪俯下身去,認真的注視黎簇,後者嚥了口水,不曉得在期待甚麼。男人湊近,黎簇一聞見他散發的菸草味,腦子一熱,就不能思考了。

看見他的矬樣,笑了一下,用食指抵住眼前男孩的下唇,

「你以為我會對你做什麼,是吧?」黎簇聽見男人的話,困窘的躲避他的眼神,

媽的,太會勾人了。

吳邪嘆了一口氣,傻子不論過幾年還是傻子,哈,說別人傻,其實自己不也傻得很天真。

 

黎簇又看向吳邪,只見自家老闆輕輕吻上食指的指甲,兩個人就隔著一段指頭的距離,

 

但黎簇卻覺得那好遠好遠,遠得自己碰觸不到。

 

「傻逼。」吳邪就著唇形無聲的說著。

 

黎簇忘了自己倒在地上多久了,等到腦袋能轉時,吳邪已經離開後堂了,只留下滿桌狼藉跟倒落的酒瓶,是要他自己收的意思嗎?

噙著笑,手卻不自覺的擦上嘴唇,要他怎麼放棄?

吳邪也追著一個人很久了,傻子也不只有自己一個,他哪有棄械投降的道理,說出去不是讓人笑話嗎?

看向地上那根毫無生氣的菸蒂,腦中只剩一句話回盪。

 

「傻逼。」

 

這句話,到底是說給誰聽?

 

 

呀呼,終於打完了,總覺得小三爺不夠MAN,

在這裡解釋,關於小三爺不老的事實,ㄟ,有人說張家會長壽的原因,

跟他們的寶血很有關係,既然吳邪也有這樣的能力,

當然也就不會變老啦~

要轉載的要先說一下,雖然老子文筆還不夠好,但是請尊重我的著作權吧(ˋˇˊ)

 

 

 

 

 

 

 

 

 

 

 

 

 

 

 

 

 

 

 

 

 

 

 

創作者介紹

難得。

愛咳嗽的銀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_T
  • 嗚哇(妳搞啥?)
    好讚喔 我的文筆有張家血脈的留在小學唷(誰理妳)
    要看到全部角色除了藏海花還有什麼 有網址嗎 吶吶


    我愛年下攻!!(妳揍開)
  • 自己去找,你找揍啊

    愛咳嗽的銀八 於 2012/04/23 12:52 回覆

  • shirley170
  • 這趕腳好棒啊好棒啊hshshs
    不忍說小哥鬼隱太久天真又越來越攻越來越誘讓我←
  • 頭像是艷漢嗎???

    黎簇很萌,我不會說簇邪年下cp讓我嗨了一陣子(?)
    哥只記得要種蘑菇吧(淡淡哀桑)

    雖然老吳超攻,但老實說,我認為他是總受XDDD(幹)

    愛咳嗽的銀八 於 2013/05/03 22: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