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完這本書,心中盡是小小的惆悵,

不是有個詞叫【小確幸】嗎?

我想,應該也要有個詞,就叫【小惆悵】吧,很是適合。

 

那種書後的專業評論,不合適我這個沒見過多少世面的人,

所以,我接下來只是將心中的情緒,傳達給看這篇文章的你。

 

我之前聽過這本書,白先勇的【孽子】公視好像有把這本書拍成連續劇,

我沒看過。

就在剛才我終於讀完了,仔細咀嚼裡面的故事跟人物,

要我咬文嚼字的讀,可能會瘋掉。

 

主角李青,和那群無家可歸的孩子遊蕩在公園內,

找著願意買自己一夜春宵的男人,應該說是貪婪的野獸比較適合。

被自己的父親趕出來,因為被學校發現和管理實驗室的男子苟和,

那是怎樣的無助?

總是叨念著那片紅如火的睡蓮,總是物色自己的金主,哪個肥哪個有錢,

台灣的七十年代,在台北市府前的公園,他們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

 

主角一本書的歷練,時間卻連一年都不到。

我想,人生就是這樣,起起伏伏,事情一件件來,沒有喘息的機會。

白先勇沒有像一般小說那樣幻想或美好,

只是讓人理解了現實的殘酷,我也隨著書中沉浮,

帶著憂愁,惴惴不安,欣喜,悲傷。

 

書中的角色,沒有過分的描寫,只透過肢體動作,對話來呈現,

卻讓人印象深刻,壓抑的阿青,討人愛的小玉,靦腆的吳敏,偷竊成性的老鼠,市儈的楊師傅,好吃的阿雄仔,

一個一個,好像都在眼前,繞過只剩寂寥的池塘。

 

讀著書中的情節,我沒留下過眼淚,

只覺得好重好重,心裡像是被堵著甚麼,

是不是連眼淚都留不出來的痛苦,才會讓人刻骨銘心?

 

想回家,想平靜的度過生活,想逃離一切,

最後又像長老們說的,還不是回來了,回來公園這裡。

要是我是阿青,我會怎麼做?

我時常這麼想著。

 

在當時,做這種勾當,是要被抓的,

同性這種話題也成了禁忌,不如現在開放,

雖然,我認為現在社會還是用不諒解的眼光看待這群孩子。

 

我很喜歡其中的一句話,

「去吧,阿青,你也要開始飛了。這是你們血裡頭帶來的,你們這群在這個島上生長的野娃娃,

你們的血裡頭就帶著這股野勁兒,就好像這個島上的颱風地震一般。

你們是一群失去了窩巢的青春鳥。

如同一群越洋過海的海燕,只有拼命往前飛,最後飛到哪裡,你們自己也不知道—」

這是郭老對阿青說的話,我印象最深,也最喜歡。

他們的確是一群沒有方向的飛鳥,受過了風風雨雨,不過翅膀也更加有力,

心靈也更茁壯。

他們有股說不出的感覺,每個人都叛離社會,都有段不光彩的過去,

但仍然不放棄任何契機,任何希望。

 

有時候,本來以為是自己想的那樣,

阿青卻不這麼做。

跟俞先生的那段,我一直認為他會留下來,

不過,阿青只留張紙條就瀟灑的離去,毫無依戀。

果然,最終仍回到了有著蓮花池的公園。

 

我無法評斷說,那個年代的人事物,誰對誰錯,都沒有一個標準。

摒棄兒子的父親,你說他錯了?

好像也不全然是,從最後幾篇的傅老爺子那裡,

我們明白了,一個父親的悲痛,尤其當自己的孩子與同性有那種關係時,

你能說他們不了解自己兒子的痛嗎?

不,他們看著我們長大,為我們而驕傲,很多很多,一個父親會做的事。

他們,比自己更痛。

 

合上這本書,我也吐出夾帶著失落的一口氣,

心底總感覺奇怪,好像被很多東西壓著,

又有股釋然,

隨即是淡淡的惆悵蔓延至心中。

他們躲藏,逃亡和哭泣的每個,每個瞬間,我都想記住。

很多時候,我們也隱藏了不想讓人知道的事,就像阿青他們一樣,

不敢讓人知道。

 

這本書並不是在鼓勵同性戀,而只是在記錄著那年代的人們,

所有他們的經歷。

一個卑微,曖昧,罪惡感充斥的1970。

一個個的孽子。

 

 

 

 

 

 

 

 

 

 

 

 

 

 

 

 

 

 

 

 

 

 

 

 

 

 

 

 

 

 

愛咳嗽的銀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hi 冠
  • 怎麼辦,我一點也不文學(畫圈圈)
  • 沒人強迫你啊!?
    你只要過的開開心心,偶爾毒舌就可以了.
    只是我最近都在找文學書來看,
    人家都看國外的,我都看台灣大陸的文學

    愛咳嗽的銀八 於 2012/03/31 20:14 回覆

  • S君
  • 我這陣子迷的是日本的變態文學
    恐怖小說之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