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

你能不能告訴我,思念究竟有多重?

 

76fc554e9d5a205db3de059b.jpg  

 

你又一聲不吭的消失了,好像從沒出現過一樣,

我站在廣場前,

噴水池仍是那樣的耀眼,就像你的存在一樣.

 

有在乎過我嗎?

我這麼問著冷漠的你,就是一個點頭也好,

讓我在你永恆的生命中,佔一個位置.

 

你只是看著我,眉間只有對人的淡然.

走的時候,連轉個身也嫌麻煩,

有沒有聽見阿?

眼淚滑下臉龐的聲音.

 

滴答,算我求你了,

滴答,拜託你看看我.

 

一眼也好,讓我知道你還記得,

吳邪這個人.

 

人家說,薄唇的人也薄情.

你的嘴唇也緊緊抿著,連對我說個字也嫌麻煩.

 

不要走好不好...?

我硬是咬住下唇,盡量不想讓自己哭起來太難看,

你只是停頓一下,又接著走.

 

毫無留戀,

去死好了,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張起靈.

 

只有我一個人淪陷在愛情裡,

你其實在嘲笑我吧,姓張的,

小爺我也不想要你了.

 

泣不成聲.

心也被你劃的傷痕累累,像塊破布一樣,

可以利用的賤貨,

在笑著我吧,像個傻瓜一樣在你身後追趕,

只有同情而已.

 

那為什麼,明明我跟你都摔破罐子了,

我還在嘗試著要修復它呢?

 

恢復吧,回到原來的那段日子,在角落偷偷看著你的日子,

拜託,回去吧.

我也不奢望有你的愛了,只要你願意看看我.

 

眼淚都快流乾了,但是愛沒有消失,

繼續增長著.

 

果然阿,小爺我是個賤人.

雖然嘴角上揚著,但是眼前已經模糊一片,

好像看不清你的心一樣.

 

廣場的噴水池,持續湧出水源,

就像在凌晨3點我對你的思念一樣.

源源不絕.

 

有些遲疑的掏出硬幣,緊握在手心,

我背對著,往後丟去.

噗通.

 

如果有神的話,能不能實現我的願望,

拜託,讓他平平安安的,不要再失憶,不要受傷,

還有,

 

我默念在心頭,

眼淚又掉了下來,笑著說:

小爺我對他的愛,價值一塊錢而已,

難怪他根本不屑要.

 

鴿子紛紛飛起,在我眼前,

喂喂,鴿子阿,

你們不是會啥飛鴿傳書嗎?

那你們知道思念有多重嗎?

 

為什麼對張起靈來說,好像一點都不重呢?

 

但是,小爺我快被思念壓死了,好重好重,

重的我崩潰,好重.

 

能不能請你們告訴他,這裡,

還有人在等他,愛著他,想著他,

他一定每天都在打噴嚏吧.

 

我還是愛著你,

張起靈.

 

我流著淚,在廣場中央,

思考著思念的重量.

 

 

 

老實說,我也像吳邪一樣泣不成聲,

手都顫抖到打不下去,差點崩潰大哭.

中途還去休息,但是只要一想到吳邪強裝堅強的模樣,

眼淚又掉了下來.

 

他就是這樣的孩子,我始終不能挽回些什麼,

只是照著感覺去打.

他們之間,我認為絕局不可能是幸福的.

 

只要想到張起靈,我就想衝上去狠狠揍他一頓,

一個人自以為是什麼的,明明就有人關心著他,

但根本就是他自己拒絕了這個世界.

 

只要吳邪沒事,我就不怕.

中心思想是這樣,

但做出來的是總是傷害吳邪,自以為為他好,

張起靈才是該揍的傢伙.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或是怎樣,

大家想看就看,不想看就走開,

這只是我不敢面對的結局罷了.

 

創作者介紹

難得。

愛咳嗽的銀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