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西斯的權杖,

我死命的握著,沒有理由,只是想掌握自我直到最後.

 

我是個很自私又現實的人,

保有很傳統的法西斯觀念,我說了算.

就是這種感覺.

 

我姐也笑過,

說你就是個法西斯.

我在我自己的王國過的很開心,一個人,

掌握著自己,

那令我很開心,感到安心.

 

曾經有人很天真的想說要把我從象牙塔中救出來,

我不像長髮公主,有一頭烏黑的秀髮,能讓勇者爬上來.

我也沒有傑克的魔豆能送他,

長不出藤蔓來攀爬,有牽牛花就很不錯了.

 

只是看著那個膽小鬼,在下頭傷心然後逃開,

難怪他只是個膽小鬼.

 

很孤單,但又想狂歡,

很寂寞,但又想大笑.

其實我也能好好的.

 

我也沒有一直關在塔裡,

我會自己扯掉華麗的窗簾,做成梯子爬下去.

我會帶上水果刀,當成勇者的寶劍.

我會自己找夥伴,我會分辨毒草,我會閃毒蛇.

 

可憐的法西斯.

我很勇敢的.

 

膽小鬼走掉了,那讓我想笑.

 

既然沒有勇氣,那為什麼要來呢?

還不如多做些有意義的事,

不要像個喪家犬一樣的在我的城堡下哭喊.

 

你會弄髒我的草坪,踏亂我的牽牛花,噁心到我的眼睛和思想.

 

他也罵我膽小鬼.

不敢下來面對現實,面對一切.

 

他始終不知道,我早已在外頭闖過,

有了可以打電話的朋友,有了出去玩的心情,

甚至能下去的窗簾梯子現在在角落笑他呢.

 

法西斯,命令了一切,它躺在我手心,

任我號令.

 

我很冷漠的,膽小鬼.

為什麼你永遠只能在下頭亂吠,

因為我不在乎,

因為你妄自以為能像個勇者,救下公主,

因為我是個名為法西斯的王.

 

帝王或女王,怎麼叫都可以,

不要反叛我的思想,那只會讓你看起來愚笨,

不要頂撞我的言論,那只會讓你看起來無禮,

不要傚仿我的言行,那只會讓你看起來噁心,

不要反駁我的道理,那只會讓你看起來討厭,

 

法西斯,斧頭斬下了膽小鬼的腦袋,

咕嚕咕嚕的滾著.

 

不要一副像是聖者般的叫我坦率些,

或是要我好好哭出來.

 

你算哪根蔥阿?

能主宰我的只有我自己,不是你這個愚民.

 

斧頭,依舊的閃耀著,

紅色的帝王主義,好像漸漸被染上了墨色,

我仍然很快樂的寂寞著,

在名為法西斯的國度.

 

 

 

愛咳嗽的銀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